坝上2日游拓展团建128元.168元.268元
坝上3日游拓展团建188元.238元.438元

远山.别院度假酒店,全新准四星酒店

坝上修建穿越湿地的高速路(图)

丰宁旅游资讯    围场旅游资讯
沽源旅游资讯    张北旅游资讯

[编辑:草原风] [浏览:次]

11月的坝上沽源,朔风劲吹,冷得透骨,25日一大早,河北路桥集团保通公司张承项目部经理叶延勇沿着所负责的施工标段走了一圈,11月初,因天寒,工程已经停工,但留守工地的叶延勇仍习惯性地每天到工地上转一转,望着我省第一条穿过大面积湿地的高速公路初现的路基,他说“心里有说不出的兴奋,就像种子一点点发芽,感觉在孕育一个巨大的希望。”
 

河北路桥集团承建的张承高速施工路段有12.7公里,其中有4.7公里穿过沽源湿地。

“夏天的时候这里水清草嫩,百花争艳,美不胜收”,叶延勇指着项目周围村落里零零落落的土坯民房,“这里的年轻人大都出去打工了,老人留守在家,收入微薄,如果高速通车,美丽的湿地草原一定会迎来无数的游客。”叶延勇相信这条高速路能给这里带来改变和希望。

坝上修建穿越湿地的高速路

10月,坝上已经飘雪,王春伟骑着摩托车在路基上巡查

 

坝上修建穿越湿地的高速路

施工现场

一、湿地上建高速

在如此长距离的湿地上建高速在我省还是第一次。“湿地地质条件特殊,上面是软泥,下面是细沙,淤泥层最深的地方有2.8米左右。”

“巡视”着早已烂熟于心的“领地”,叶延勇眉宇间不经意地流露着自信,“如果按原设计方案直接做路基,需要先清淤,再填土,路基土石方用量很大,而且冻层融化沉降会很厉害,需要再填。经过一段时间的施工后,我们向设计方反馈,最后经专家组讨论,修改了施工方案。现在采取的措施为不挖淤,直接整体填充片石,铺下片石后,再进行强夯处理。”

叶延勇所说的强夯,就是用吊机吊起直径两米多几吨重的巨大“砝码”,提至数米高后让“砝码”重重落地,砸在片石上,如此反复,直至“砝码”所砸中的区域深深砸到淤泥层下面。

“淤泥层支撑力不够,片石深深砸进砂层,承载力才够强,这就相当于在沼泽地里竖起了无数的石桩。”上班刚五年的“80后”王春伟第一次参加湿地高速公路修建,“在保护湿地草原的同时,修建穿越湿地的高速,很多问题都是第一次接触”,他很自豪,“在这儿能学到很多新东西。”

王春伟在工地上负责工程质量,施工期间每天都要穿着绿大衣,骑着摩托车,在施工路段往返跑两趟。他脸色黝黑,手很粗糙,“这儿紫外线强,风也厉害,在这儿待两月再细致的皮肤也‘糟蹋’了。”但他说,在工地上自己收获很多,成长特别快。

二、守着工地不回家

10月,坝上沽源已经飘过了一场雪,“坝上施工期很短,每年5月份冻土融化,才能够进场施工,到11月甚至10月底,就开始上冻。今年天不太冷,我们抢了点工期,11月初才停工。”

3月底叶延勇就来到了沽源进行项目开工筹备,直到现在还没有回过家,10月份,妻子郭红芳从邯郸大名来到沽源,“他出来时带的衣服不多,天冷了,我给他送些衣服,也惦记他,过来看看。”

“我一来就给把被套、床单换下来给他洗了,忙得啥也顾不上,脏得没法儿。”话没说几句,郭红芳眼里已溢满了泪水,“从结婚,他就常年住在工地,孩子五六岁的时候发高烧,在医院输了7天液不退,我打电话想让他回来,他正忙实在走不了,结果在工地上愣是急得两天没吃饭,后来家里有啥事儿我干脆也不跟他说了,说了他帮不上忙,干着急。”

儿子虽然跟父亲见面不多,却也特别崇拜父亲。“儿子现在上大学了,学的土木工程,也想跟爸爸一样下工地。”郭红芳说,“现在我特别后悔,当初不应该答应他报这个专业,以后孩子要是也这样常年在外,我们这个家就更不像个家了,三口人仨地方。”

三、探亲房里的故事

20多年,叶延勇对家的“贡献”微乎其微,但他心里记挂着对家的亏欠。

“张石高速完工之后,他特意拉着我上路转了一圈,跟我说这就是我修的。”妻子郭红芳一个人在家照顾老人、孩子,从来没有过抱怨,郭红芳说,“其实我挺为他感到骄傲的,他顾不上我们的小家,却把工地这个大家照顾得很好。”

在河北路桥集团张承高速项目部,其中一间被精心布置的探亲房里,电视、衣柜、拖鞋样样齐全,大红的刷牙缸上写着“家有喜事”,今年7月份结婚的刘娜,10月份在这间按新房标准布置的探亲房里迎接了她的爱人。 “我爱人来的时候,特别意外,也特别感动,”2012年毕业的刘娜和丈夫同一专业,毕业后丈夫找到了稳定的工作,她却选择了工地“漂泊”的生活,“一开始家里人都挺惦记我,我爱人来了一次之后,彻底放心了,在这个大家庭里,每个人都被照顾得好好的。”

相关信息

草原风农家院

当前位置: 坝上草原旅游网 >> 旅游资讯 >> 沽源坝上旅游资讯 >> 坝上修建穿越湿地的高速路(图)